主页 > 文学 > 日志 > 情感日志 > 内容

我 也 杀 过 猪

日期:2017-11-13 分享:本站原创 浏览:移动端

  昨天上传到空间一篇短文《用MZD思想指导杀猪》,立刻引起笑声一片。那是文革前期发生在山西原平县屠宰厂一个女工的故事,因为本人也在黑龙江某屠宰厂干过几年,对经历相似的事自然感兴趣。这是文革初期活学活用的发言材料,还用铅字打印出来,挺正规的。主人公讲用发言那年十八岁,算起来应该比我略大,算是师姐吧。她64年8月进厂做零活,一段时间后开始学杀猪,一年多后技术全面掌握。身为一个女孩,在那个时期也是不容易。屠宰工的标准装束是穿高筒雨靴,穿戴又宽又长的雨布围裙、胳膊套套袖。腰里挂着一根磨刀的钢棍,手持一把匕首,浑身血得乎啦的,搁到现在怕是对象难找。

  这位师姐把杀猪的过程描述的很清楚,只是各工序的名字有差别,比如她说的“过命”实际就是刺杀、“倒粪”我们就叫“翻大肠”把肠子里的粪便清出去。各位网友别嫌我啰嗦,我把杀猪的过程描述一下啊。那个年月是计划经济,一个屠宰厂负责很大一片地域的生猪屠宰工作。私人也很少养猪,因为革资本主义尾巴不让养,生猪都是各农场养的,大老远的运到我们厂,那时路又不好走,一路颠簸猪会掉膘儿。也是讲点人道,都是再喂养几天,恢复一下膘情。等到屠宰那天,让猪在一条长长的廊道里走,廊道上边布满了喷淋头,给猪再洗一次温水澡。等猪走到尽头,我们的一个师傅拿着一个马蹄形叫麻电器的东西在猪脑袋上一顶猪立马失去知觉,但不是死亡。如果直接电死那猪的胴体就会淤血,大大的影响质量。只需半分钟,师傅拿一根带滑轮的短铁链,麻利地缠上猪后腿,大头朝下把滑轮挂在头顶的轨道上,这时猪也醒过来了,嗷嗷大叫但毫无反抗能力。管刺杀的师傅照猪颈部一刀,猪大头朝下只能放血,这就是师姐说的过命啦!放血完毕解下链条,把死猪放在一个长长的铁槽内,里边盛满高温热水,慢慢的往前送,等到槽的末端也烫好了。接着将整猪送进打毛机内,噼里啪啦一阵转猪的主要鬃毛都被打掉,接着清洗一下继续把猪挂起来,腋下等部位的细毛仍需人工用刀刮掉。接着开始开膛了,把肠肚、心肺等下水露出来,把头蹄筋骨割开,但都不得彻底分开。因为还有一道工序,叫检验。主要怕猪有绦虫等寄生虫,那是可以转移到人体内危害人的,检验工每猪取一小块肉,也就十几分钟得出结果,没问题的将头蹄下水分离、处理。有问题的看严重程度,厉害的只能炼工业油,做肥皂用。不严重的可以做熟食,高温高压加工后可以放心食用。然后把猪酮体锯成两拌、猪下水清理干净,半成品就要进冷库储藏啦。

  文革是有一段时间经常搞活学活用讲用,如果赶上冬季,屠宰淡季就不厌其烦的给你讲。像这位师姐讲的都是实在话。可是后来就离了谱,出了花舌头。那年有一位电工老兄,就忽悠开了,硬说在输送电力方面有了重大发明,老兄说四根电线输送高压电太浪费有色金属,他发明三根电线就可以,把中线引入地下。老兄还算了一笔帐,本地区使用他的发明可以节约多少金属、全省可以节约多少、全国又可以节约多少,一时名声大噪。反正我们也不懂,就由着老兄在台上眉飞色舞的哨,我们只管玩命的拍巴掌,散场后就窜上主席台给人家往身上别像章,那时时兴这个。后来跟单位老电工聊起这事儿,老师傅说:“他扯淡!这么做极其危险!”

  要说杀猪没有什么高深的科技含量,三根电线供电更是瞎扯,原本与那么神圣的思想挂不上勾,可那个时代偏要这么做。就是这个时间段,世界多数发达国家都在高科技道路上扎扎实实的前进,而我们的国家却弄得穷的叮当响。我们杀猪的也吃不到什么肉,只是在连续加班加点时,弄点下水炖炖,解解馋,当加班费吧。正经的肉也很少吃,不知道都运到哪里去了?有人说出口了。头蹄下水则成了国人的抢手货,东北鞍山是个工业城市,工业人口多,那年头吃的又太素,真是盼着弄点荤腥吃吃。那个城市管供应的老兄就常来我们厂求援,这位也真不容易,先要到铁道部门请到车皮,带冷藏的车皮。然后就泡在厂供销科长家,什么累活、苦活都包了圆。挖菜窖、抹墙全管,连人家的孩子都管抱着,就为的是多弄点下水运回去。

  等办好手续老兄又要转战我们冷库献殷勤,我们破工人有什么可求的呀?有!求着我们多装点。因为装火车皮是一称一称的过,最终累计总数再开票结算。老哥弄个车皮不容易,那城市的工人老大哥也盼着呐,特希望我们装多点、塞瓷实点。那时已经顾不上要什么品种了,只要是冷库里的东西什么都是好的。人家不看我们的称,那时人实在,不给小分量,他放心这事儿,从不看称一眼,只是求我们多装点。一会儿上烟、一会儿陪笑脸。我不抽烟,但笑脸人家给了,咱辛苦点多干会儿吧。那个时代是物质紧缺时代,别看在我们这儿跟孙子似的,估计回到家里人家的腰杆就挺起来了。弄一车皮好吃的多风光呀!那个时代工人们弄一盘溜肥肠、烫上一壶老酒绝对是上等生活!

  

1 2 3
猜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