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文学 > 日志 > 伤感日志 > 内容

请允许我伤感一次

日期:2017-11-18 分享:飞宇整理 浏览:移动端

  我需要倾诉,需要拥抱,需要肩膀,需要有人为我擦拭泪水,需要你静静的陪我,

  不要劝我,不要安慰我,请让我痛快的伤感一次!

  好难受,好难受,真的好难受,此刻的我,心里就是说不出的难受。

  刚刚午睡被梦惊醒的我,突然坐起,目光呆滞,脑子空白,呆呆的,就有了想哭的冲动,自然的,眼泪开闸-----

  一向认为自己是个向阳的女子,任何事,只要不是天塌下来的事,都不是事。

  可这次再也说不通自己了,纠结了几天---安慰自己,抱怨了几天---说服自己,可时不时的不适应感,让自己愈加的难受和无助。

  从不怨天尤人的我,这次彻底的怨了。

  抱怨天不遂人愿,造化弄人,不公平,责备自己事情没等到结果就如此草率冲动。可一切都木已成舟,我失去了撑船的桨,没有了扬起帆的力量和信心。剩下来就让我抱怨一次吧!

  去年的腊月二十七,当每家每户在欢天喜地的迎春节,每一位父母都在翘首等儿归盼女回的时候,我的小舅舅一家却迎来了一个噩耗,远在北京刚刚大学毕业上班的表弟查出了白血病,这无疑对我们所用的亲戚是个晴天霹雳,整个年都在泪水里度过。舅舅一家乱了,天塌了,一次又一次的灾难让这个家又一次掉进了火坑。几年前舅妈切除了整整一个乳房,连着就是忧郁症,好容易痊愈,舅舅得了甲亢,开了一刀,现在还着恢复之中,可他们没有倒下,孩子支撑了他们所有的信心和希望。两个孩子都很上进争气,乖巧的表妹名牌大学研究生毕业,有了博士的男朋友,稳定高薪的工作。从小就人见人爱的表弟在北京念大学,毕业这年被评为北京市优秀青年,入共产党员,被北京市公交公司看中,做了储备干部,一上岗就拿着六千多的工资,五年之后入北京市户口,前途可以说是一片光明,无可限量。

  就是这样的不幸,天妒英才,已经买好火车票准备回家过年的表弟,因感冒难受想着去医院挂点水能快点好,身体好好的就能回家好好的陪家人过年了。可让人无法相信的是,一向身体健康,帅气阳光,一米八个子的他,拿着让所有人无法接受的化验单,病历诊断书------我们所谓的白血病。

  舅舅舅妈表妹没顾得上收拾就奔去了北京,表弟在北京人民医院接受了一次又一次痛苦的化疗,等待着有合适的干细胞移植,可不幸的是,舅舅因为自身有肿瘤医生根本不同意用,表妹竟然和表弟一个点都没配上,好容易等到中华骨髓库来了好消息,找到三个相符合的人,让舅舅一家有了希望,但没过十天,打击再一次袭来,一个人高配失败,两个人拒绝捐献了。舅舅无奈把唯一期望的眼神望向了我们这些侄子侄女外甥外甥女。因为堂兄妹表兄妹的配型几率远比陌生人的要好的多。可这个迫切的希望让我们这些亲戚也陷入了深深的无奈和难为之中,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刚结婚的,刚定亲的,身体不好的,还在念着书的,事业刚刚起步的,各有各家的阻扰和无力。家家都是心头肉,去心疼,不去,心更疼。面对只有24岁的生命不能这么忍心就放弃,舍不得,舍不得,一千万个舍不得。一家家都在纠结,痛苦,矛盾中,可表弟的病是急性的,时间不等我们多考虑,病情不容我们迟疑,必须在六月底能找到合适的干细胞,七月初移植到表弟的身体里,如果没有,病情就会更加恶化和危险。

  当我第一个主动提出我愿意去给表弟配型的时候,公公婆婆老公他们都支持了我。我说:“我没有顾虑,老公支持我,我自己的店可以随时关门,孩子马上就放暑假了,我也可以安安心心去,何况我是女人,也不需要在外奔波和出力气,只要以后多休息,肯定能恢复好的。如果不去,我一辈子都会良心不安,我不想一辈子活在愧对当中。我去,我就会给舅舅一家重新燃起希望,就算不成功,也是一种亲情的力量和温暖,让表弟在和病魔对抗的时候更能坚强的面对更有信心来战胜。

  舅舅一家在听到我要去的时候,无比表达的高兴和激动,与此同时我的弟弟和二姨家的表弟也愿意和我一起去北京。

  清楚的记得那是五月二十二号,星期五,我们一路小调带着希望五个小时就到了北京,北京的天气特别的晴朗,太阳格外的热情。舅妈开心极了,说这次我们肯定马到成功!饭桌上舅妈开心的问我们兄妹三,如果你们三个都配上怎么办?我毫无迟疑的回答:"我来,因为我舍不得任何一个弟弟。”那一天,舅舅舅妈每人都吃了三碗饭,我知道,这是他们今年以来第一次吃饱肚子!

  十天的HLA组织配型结果等待是漫长的。但让人可喜的是,我和我弟弟的居然都低配成功了,感谢老天总算肯帮忙了。

  一家权衡左右,我决定我和表弟继续高配,如果高配不出问题,就说明我可以给表弟捐干细胞了。希望越来越大,舅舅一家更是喜泣万分。

  听医生的吩咐表妹连夜赶到常州把我爸妈的血样带到北京去做化验,大概的意思就是看我和爸妈的基因谁更接近,如果和妈妈的近,就说明我和表弟的血缘关系更近。那移植手术的成功率就大大增加。

  在等待我高配结果的同时,也在等待着爸爸妈妈的血样结果,(都要十天才能出结果),舅舅十分关照我,说我太瘦,和表弟的体重相差太远,这个期间必须让我好好补身体,最好在一个月之内长个十斤之外。这样我的身体体质上去了,给弟弟去配型时不至于伤了我的身体,对弟弟的移植是否顺利,恢复是否健康也很关键。我就好像接了圣旨一样,买了一大堆补品回来,好吃好睡,每天比坐月子的时候吃的还有营养。因为我知道自己的身体,虽然很健康,体质很好,但就是吃不胖,夏天一到还有贫血的症状。

  这个时候,我的心里也开始盘算了另一个事情,如果去北京,我的小店要关两个月,回来就是衣服的淡季了,那个时候也是到交房租的日子了。现在我必须要清货,清了等我回来的时候再去进一点也一样,总比现在压在这里强。如果有人转我也想转了,因为生意确实一年比一年难做,虽然十分喜欢这份工作,但确实没带给我多大的利益,上半年算算也就是拿了一份正常的上班工资,感觉没多大意思。天天守在店里,让老公下班回来很是辛苦,要做饭还有负责孩子感觉很多的力不从心,就是这突然的想法,突然就有人要我的店,我也一时心急想安安心心的去北京,没多考虑突然的就答应给别人了。转了就转了吧,没觉得惋惜。

  可天就是这样的不遂人愿!

  刚刚把小店交给别人不到一个小时,舅舅的电话响了,电话那头的舅舅第一句叫我名字的时候,语气显得那么没力,我的心怦怦的紧张起来,预感不好。果真如此,老天又一次开了360度的玩笑,我的高配成功了,但却因为我妈妈的血样点离标准的太低,我的直接就不好用了。电话里,具体的原因为什么,我都没听得进去,听进去的也没搞明白啥意思,只知道,懵了,心痛的厉害,北京去不了了,表弟没法救了,小店也没了,老天又一次恶狠狠的把舅舅一家逼进了深渊。

  此刻我啥也做不成了,夜里,我失眠了。痛感时时袭来,表弟怎么办?舅舅一家怎么办?我无所事事怎么办?

  店离开我第五天了,每一天去接儿子回来的时候,我都会往店里看了又看,店还是那个店,名字还是那个名字,店里的东西却被新的主人改变了模样,辛辛苦苦折腾的小店就这样让人了。何况还是自己如此喜欢的工作,自责,后悔,迷茫着。

  现在电话根本不敢打给舅舅,因为我不知道再怎样去安慰他 ,不知道怎么说,让他的心里才不难受,也因为这次表弟的打击,舅舅的甲亢另一边又有肿瘤的迹象。昨天和表妹发信息询问情况。现在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但必须要在最适合的时间给表弟做移植,只能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再和老天赌一把,用舅舅的骨髓。不用,一点希望都么有,用,至少有百分之10的可能。而且医院里都没有这个先例,用本身就不健康的血来移植给病人,危险性无法估计。可已经到了绝境,只能赌上前去。

  上帝啊!你应该看到了这一家的所经历过的磨难,受着犹如油锅里的煎熬,虽然已经债台高筑,倾家荡产,但只要表弟能好起来,再大的苦难他们都能坚持承受。

  上帝,帮帮我舅舅一家吧!

1 2 3
猜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