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文学 > 日志 > 伤感日志 > 内容

那夜,云淡淡的随意地散挂在空中

日期:2017-11-18 分享:本站原创 浏览:移动端

  那夜,云淡淡的随意地散挂在空中,星明耀闪,似乎冬季的星空要更比其它季节清晰些。只是,冷寒弥漫的夜,很少会有人会愿意伫立仰望。

  那夜,没有月光透过窗帘的缝隙入屋。所有的灯都睡去了,电视机也进入了梦乡,黑暗之中只可以听到炉火的“噼啪”轻响。屋里是温暖的,唯独少了那份总是偷偷溜来的清凉月光。

  喧吵总会停下来的,夜的最后威严就是所有的声音肃静。只有鼾声可以例外,因为它来自梦境,那里的世界不是夜所统治的领域。

  繁华里总有声音的嘈杂做伴,没有喧阗的地方只能算是冷清,纵然那里装饰着最高档的饰品。

  月光是夜中最亮的温柔,只是喧吵的人们更不愿意去轻触月色,他们怕那如银倾泻的而至的静寂,那份安静里没有欢笑和他们需要的掌声。其实,他们不懂:真正的温情只在无言的凝视。

  月圆的时候,却是有很多人在凝望的。从地面望去,那月球上的环形山的暗影真的很像张微笑的脸。于是,一些熟悉的人的模样也会似那张含笑的月脸。只是,那夜星空朗朗,却没有月影。

  弯月亮亮的如船,那船会驶入梦里。整夜的时光相赠,那辽阔的梦境无边,随心遨游着,飘飘荡荡,尽拥那月舟的温柔。只是,那夜云薄似纱略略斜飘,却是没有丝丝月光。

  鼾声响起,谁又潜入了梦乡?那梦境是否也是初冬的景象?那里会不会弥漫夏暖的花香?

  谁在梦语?是梦中也有夜吗?那梦夜可悬了月亮,那微笑的月容可否也正如你思念的那个的模样?

  那夜无月,炉火在静静地暖着屋里,守着暗暗的静寂。

  那夜星空耀闪明亮,薄纱般的云丝缓缓地轻飘着。只是,那天的夜空中没有出现月亮,屋内也没有溜进一丝半毫的温柔月光。

  那夜星空朗朗,只是没有月的踪影。或许,是它跑进了谁的梦里,那张含笑的脸庞,又似那被思念的人的从前模样。

1 2 3
猜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