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文学 > 日志 > 伤感日志 > 内容

伤痛的离别

日期:2017-11-18 分享:互联网 浏览:移动端

  这是一篇别人讲述的故事,是一个男人潜藏在内心的情感经历。

  因为初恋女友的离世,因为他内心的焦灼与不安。

  —题记

  昨夜里淅淅沥沥的小雨,直到天亮也没有停歇下来。早上上班以后,我照例各屋巡视了一圈,发现很少迟到的他没有上来。今天还真有不少事情等着他去办,他若不来,锁在他抽屉里的材料无法上报,看来真的需要改变日程安排了。

  在我的记忆中,他从来没有过不请假,就无故缺勤的。今天这是怎么了?我带着满腹的疑问,打通了他的手机,铃声响过了七八下以后,才听到他有些是梦非醒的倦意声音。我问他:都几点了还不来上班?他一听到是我的声音,马上道歉说:不好意思!昨天晚上酒喝多了。

  他自大学毕业分配到我部门后,据我所知,是从来不贪酒的。可能是近日有些心情不好,早几天我就发现他的情绪有些不大对头。做事情精神不是那么集中,和他说话也总是心不在焉的。我曾经问过他,他支支吾吾地说没什么,我也就没再去深问。但这次因为喝多酒而不能上班,我就必须要问明原因了,因为我们的工作性质决定了,来不得半点的马虎和大意。

  我把工作交待一下以后,然后驱车来到了他住的湖畔小区。这是一个很高档的小区,门卫很严。不仅让我登了记,还认真的同居住的业主核实过后,才放我进去。

  汽车沿着水砂石铺地的小区道路,缓慢的穿行在一段两边种植着不粗不细的国槐树中。在拐向深处的园区后,路过了一处人工湖畔,只见湖畔垂杨拂水,碧柳含烟。人工堆砌的假山石,真有点江南人家的味道,真的是一处不错的园林小区。

  我把车停靠在C区的12栋楼下,径直走进了左手边的楼道口,坐上电梯很快就到了八楼。他已经把房屋的门打开了,把我让进在厅内的沙发里。茶几上摆放着刚刚沏好的茶水,我一边喝着茶水,一边打量着他的住所。这是一个大进深,大开间,落地窗户的大大客厅。厅内的摆设,简约明快,搭配的恰到好处,可见主人是个很懂生活的人。

  当一杯茶水喝尽以后,他已经从洗漱间走出。尽管此刻的他已经略微收拾停当,但仍难掩那一絲睡眼惺忪,有些疲倦的面容。我板着面孔直截了当地说,为什么不去上班?为什么这些日子以来有些萎靡不振,这样对工作该有多大的影响你知道吗?说说吧,究竟是怎么回事?

  面对我的提问,他此刻心中已然有数。他说:此事说来话长,虽然说这是我个人心中的一段隐私,但在我的内心已经潜藏了多年,是不应该公开透露的。但基于最近一个时期内心的折磨,确实影响到了工作。纠结的情绪已经让我无法释怀,我也确实想敞开心扉,与人一吐为快。

  几天前,一个非常不幸的消息,让他很伤心,很自责。他的初恋女友,早些天因为不治的绝症,离开了这个世界。而离开前的那一日,恰恰给他打过无数遍的电话。他因为种种的顾虑,当时并没有满足她的这个愿望,以至于让她带着遗憾离开了这个世界。所以这些天他一直很自责,导致情绪上出现了很大的波折。

  他说:他和她是大学的同班同学。那时候她很清秀,一双明亮的眼睛好像会说话似的。表面看起来很文弱,其实内心里很有主见。上到大二以后,他们几乎形影不离了。在大学校园里,是难得的一对金童玉女,鸳鸯蝴蝶。堪称校园内的一道风景,引起了很多人的侧目,让同学们羡慕不已。

  他们来自于不同的城市。每当放假,他们轮流住在对方的父母家中。女方的父母很喜欢他,每回都为他变着法的做一些好吃的东西。而他的母亲却并不怎么喜欢她,总嫌她柔弱、矫情,说她不是过日子的女人。其实母亲并不了解她,她外表看起来虽然柔弱,其实内心是非常刚强的。尽管我努力的做着母亲的工作,但母亲始终没有真正接受过她。

  大三的后半学期以后,他们偷偷在学校外面租了一间不大的房子,过起了同居的生活。在自己爱巢的"新婚之夜"的那个晚上,她在他的耳边反反复复的说:“亲爱的你是我的唯一,永远别离开我好吗?今生今世我们白头到老。”那一夜的缠绵,火样的激情,让他们彼此终身难忘,铭记在心。

  从那以后他们一起买菜做饭,成双入对,相拥而眠,享受着幸福的时光。后来不知道母亲怎么知道了此事,把他的生活费用一下子断掉了。不得已,他只能靠家教来维持这种同居的生活。看着同学们每到星期礼拜逛街购物,游山玩水,他有些失落,有些沮丧。

  一段时间的甜蜜爱情,被生活的拮据,柴米油盐所占据。他和她都是独生子女,在家里都不会做饭。而他为了让他自己所爱的人享受家庭的快乐,他只能勉为其难,担起家庭的责任。一边学习,一边操持家务,无论多晚,他都希望她能吃上他自己亲手做的一口热饭。

  有一回,学校组织足球赛,他作为前锋,绝对的主力,冲锋陷阵以后,他实在太累了。回到了租住的房屋以后,这么晚她竟然不在,桌上留下了一张纸条,告诉他:她和几个女同学去看电影去了,晚上在学校的宿舍里睡,就不要等她了。

  那夜里他失眠了,自打家里断了大部分的生活费用以后,让他一下子背负了沉重的负担。面对自己种种的付出,心里感觉到特别委屈。第二天中午她回来后,他第一次对她大吼起来。她默默的只是流泪,等他发泄完以后,她告诉他,她并没有去看电影,而是在麦当劳找了一份夜店的工作。昨晚是她第一次上班,一直工作到深夜,太晚不便回家,就住在店里了。他闻听她的解释后,惊惶地拍打着自己的头求她原谅,她一言不发地走了。他知道,他们心无芥蒂的日子也许结束了。

  临近毕业的前夕,面对找工作的不顺,家人对女友的不满,让他的情绪从未有过的低落。母亲声泪俱下的一次次的哀求声,让他终于屈服了。一出现代版的唐婉与陆游的爱情,在母亲的反对和干涉下就这样重演了。

  忘不了那个夜晚,他提出分手的那一刻,她没有抱怨,没有哀求,只是一直在哭。哭声无疑是传递着一种悲泣的心情,在夜空里幻化成梁祝的小提琴声,在寂静中音色是那样的苍凉。而他的泪水只能流在心里,默默的十八里相送。

  现在想想,他们那时还是太年轻了,太脆弱了,把人生困难的一面看的太重。缺乏克服困难的思想准备,一旦离开父母的支持,就有些手足无措。而他们最终的分离,并不完全是来自母亲的压力,害怕独自面对生活,才是他们分手的根本原因。

  毕业后,他们回到了各自的城市,工作了一段时间后。他也按照母亲的意愿,娶了母亲同事的女儿。当她听到了他娶妻的消息后,她也告诉他,她有男朋友了,下个月就要结婚了。从那以后,他们就再也没有联系了。

  一晃就是八年,八年中没有彼此的消息,他娶妻生下儿子后,为了照顾生病的母亲,始终同父母在一起过。直到一年前母亲去世后,忙碌的生活才让他有了闲暇的时间。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他偶尔想起这个曾经的恋人。

  一个月前快下班时,他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开始没有声音,他喂!喂!喂了足足有半分钟。刚要放下时,他听到了她的声音:别挂,是我,他的心一下子激动起来了。是你吗?真的是你,他的心几乎要快跳了出来。

  她告诉他,她要走了,签证已经下来了,大约一个月后移民澳洲。

  这些年你还好吗?你知道吗?这些年我常常梦到你,就是忘不了你,她说。

  听到这话,他的心都要破碎了,反问道,你现在还好吗?

  我不好,很不好,真的,很不好的……

  你的丈夫对你不好吗?你和他常常吵架吗?

  是的,我的丈夫是个酒鬼,喝多了就耍酒疯。你呢?你们很幸福吧。

  他沉默了良久,该怎么说呢……

  ……她……很好。

  其实他们的夫妻生活,并不理想,彼此的性格差距很大。只是这么多年碍于母亲有病,双方父母不断的劝解,所以一直勉强维持着。当母亲去世三个月以后,妻子就离开了他和儿子,带走了一部分现金,算是净身出户了。儿子很聪明,五岁时就能背许多唐诗了。后来她向他要他儿子的相片,他通过手机的彩信把儿子的照片传输给了她,她说她好喜欢,简直是你的缩小版。还开玩笑说:把儿子送给我吧,我把他带到国外去培养,等将来成才了再交还给你。

  他不说话,她就笑了,别害怕,我是和你开玩笑的,我知道你舍不得。

  你的孩子呢!男孩女孩?差不多也有五六岁了吧?

  她缓缓地说,我还没有孩子,我还没有做过母亲。

  他听到这话以后,一时沉默了,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感觉,反正觉得很不安。

  此后的一个月中,她和他每天都通电话,但很少涉及未来的话题,更多的是对大学四年的回味。每每说到快乐的地方,他们会露流出惋惜和一些苦涩的笑声。美好的时光往往是非常短暂的,他清楚的知道,像这样的通话只有短暂的一个月时间,所以他尽量的拣一些快乐的事情做话题。一个月以后他们就真正的天各一方,彼此再无相见的日子了。

  这一天终于快到了,她请求他:到那天你来送送我吧,除了家里人没有人陪我。他含糊其辞地未置可否,但他此刻内心已打定主意了,他知道,他不能去。他能做到的就是避免那种相见时难别亦难的尴尬场面,不能让那种揪心的别离再一次上演了,只能远远的遥祝她幸福了。

  雨还在下,整个世界清冷阴沉,那天上午,电话铃声从早上一遍一遍的直响到中午。

  终于不响了。刚才那一声声的电话铃声,虽然煎熬着他。可当这种声音停止后,他突然感到一阵的落寂。心中产生了莫名的失落,这种曾经的铭心刻骨的爱,虽然早些年就结束了,但一经勾起就让人无限怅惘,不知是悲是喜。而此刻初恋情人的离去,更让他感到真爱从此永别了,他有可能今生今世永远见不到她了。但是,理智告诉他,这样的结束不是很好吗?

  但愿她能淡忘他,但愿她能在那遥远的地方重新开始,但愿她会在异国它乡平安幸福。随着思绪的无限遐想,他的手不意间碰到了旁边桌上的一个相框。他拿起这个非常熟悉的相框,又一次仔细的端详,上面是他可爱的儿子和她妈妈的合影。只是这和谐的一幕,在一年前就结束了,当妻子离去的那一刻起,这个世界就只剩下他和儿子相依为命了。

  他把相框又重放在桌上,眼角有些潮湿了,眉梢下面的泪花在眼圈里打转,他用手擦拭了一下。然而他始终不知道的是,她根本就没有移民,一切都是善意的谎言。

  一个月前,她被诊断出患了癌症晚期,今天正是她手术的日子。她想在今天告诉他这一切,她根本就从没有结过婚,她那时骗他,是为了让他专心爱他的妻子。而现在她只想最后见他一面,如果手术失败,她也能含着微笑离开这个世界。但直打到她的手机没电,她也没有听到他接听的声音。

  最后,在床前冰冷的雨声混杂里,她只听到医生护士说:准备吧!手术的时间到了。随后,亲人们推着她走向了手术台,这是她和亲人们的最后一次告别。只是在告别的人群里,她始终没有看到那渴望看到的身影……

1 2 3
猜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