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文学 > 散文随笔 > 内容

流年芳华

日期:2017-09-24 分享:飞宇整理 浏览:移动端

  于这越来越忙碌的日子,唯有坐在图书馆,才是一段时间以来最好的解压方式。

  静静走进一本书的内里,看文字在心底花一样盛开。偶尔抬眸,缓解双眼的不舒适。一个男子从层层书架中走来,直至走向出口旋转的玻璃门。高高帅帅,清风秀骨,一如记忆里的他。

  毕业前的必经阶段,实习。对于财会这样的专业,实习尤为重要。20年前,在国有企业改革的浪潮下,那家集体所有制的轮胎销售门市部越来越不景气。七八个人多数时间围坐在一起闲聊。午休时的扑克大战,也就成了一天最热闹的场面。除了经理和副经理年纪长些,其他都在30岁以下。25岁的哥在那里工作已多年,哥喜交朋友,与几个年轻人打得火热。

  那一年的夏天,第一次走进那个有些昏暗的店面,哥一个接一个地介绍,这是涛、那是新。少顷,从里间暗黑的门走出一位着白衣的男子。身材颀长,手指纤细,肤色是男人里少有的白,有着与众不同的干净。眼镜之后,是清冷而绵长的眼神。他是这三五年轻人里最年长的。哥说他是芳。我似乎没有探究是哪个芳字,而固执地认为是草色芳菲的芳。多年以后看张国荣的霸王别姬,我想与草字有关的男人都有着属于他们的芳华。

  他是会计,自然我就跟着他学。看着帐目上排列整齐大小均衡的数字,想他是怎样的心思细腻。闲暇,他坐在对面的椅子上,一手拿书,一手拿烟。阳光洒满不大的屋子,映着他的侧脸,销骨的寂寞。从他那里,借到了很多书,是我集中读名著最多的一段时间。他是有故事的人。他不说,我不问。后来,得知他早已离婚。我想,下一个与他相伴的女子,一定不是凡间女子。

  那个妖艳风情的女子出现在面前的时候,我感觉时空的跳跃,不是一般的失望。她的穿着与职业一样艳俗。我无法想像安静的他如何承受她的夜夜苼歌。不知她的高跟鞋深夜响在楼道里,他的心是否寂寞而空洞。终于相信世上很多东西并不是人所能左右,或是不是想像中的那样,比如爱情。或许那些我不屑的烟火风尘就是他的良辰美景。

  窗外,春天来了,桃花盛开,分外旖旎。叶的缝隙,溅落点点阳光。我的实习结束,再也不曾见到芳。 几年之后,门市部解体,众人作鸟兽散,哥也另谋生计。再后来,听说他和她去了深圳,至于他生活得怎么样,再也没有消息。同生命里的很多过客一样,芳是列车上的旅人,终会下车,也终会离去。铁马冰河的岁月已是心里的秋水明月。关于他的记忆,就如同一纸白,经不起岁月的风霜,旧了,泛了黄,直至字迹模糊。就像我自己写过的字,经年之后,看上去竟有些陌生。记得,已属不易。

  时光越老,人心越淡。所以,那些行走在我空间里的友人,或是以为通过文字触摸过我灵魂的人,不要心存太多的念想。无论,它们是否温暖或安慰过你的心灵,悄然相遇,已是最好。我的脚步不曾停歇,你途经的,只是我行走的痕迹。

1 2 3
猜你感兴趣